晋风网
返回首页     时政要闻     政策法规     信息传递     三晋揽胜     健康之声     科海听涛
人文知识     媒体观点     学术研讨     三晋视频     图文资料     警钟长鸣     在线互动
文章搜索:
学术研讨 - 遏制邪教 - 精神的禁区——世界破坏性膜拜团体研究

精神的禁区——世界破坏性膜拜团体研究

(作者: 访问量:789 来源:中国反邪教网 )

     视频简介

欢迎收看记者再报告,我是陈开。201012月初,在中国深圳,召开了一个国际性的学术研讨会,研讨的对象叫做膜拜团体。来自欧美和东亚的二十多位学者聚集深圳,就是要探讨在社会转型时期,如何应对膜拜团体的发展和变化。说到这里,可能很多人心里可能有一个大大的问号,究竟什么是膜拜团体?下面的一段视频,或许能解开您这个疑惑。
 
1978年,南美洲圭亚那,这幅悲惨的场景,并不是拍摄于战场,也不是纳粹的集中营,而是一起有预谋的真实惨剧。画面上的死者有900多名,是“人民圣殿教”的信众,他们都是在教主——吉姆琼斯的鼓动或者逼迫下服毒身亡。
 
1993年,美国德克萨斯州一处庄园,美国联邦执法人员与大卫教成员对峙了几十天后,发生火力交锋,最后大卫教教徒焚烧了自己的庄园,造成87人死亡,包括25名儿童。
 
1995年,东京地铁站,发生一起大规模的毒气袭击事件,无数的民众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被沙林毒气侵袭,最终导致十余人死亡,数千人中毒受伤,而日本警方后来查证,这次袭击事件是日本新教派“奥姆真理教”发动的,教主麻原彰晃正是幕后的指使者。
 
而这些耸人听闻的事件中的主角,都是一些宗教团体,它们被学者称为破坏性膜拜团体。
 
专家对膜拜团体的定义是对某人、或某种观念显示出巨大或过分投入的一种团体或运动,使用劝服、控制等手段,旨在推动团体或团体领袖的目标。
 
瑞克·罗斯:2316
 
很简单的三点:第一、一个极权主义、至高无上的领导者是形成这个团体的核心要素,这个领导者不容置疑;第二、存在一个渐进的过程,成员的批判和独立思考被剥夺;第三、组织具有破坏性,对外界造成伤害,一些组织的破坏力还比较大。
 
大卫·克拉克:人们对这些事件越来越关注,特别是一些末日预言组织,预言20112012年,世界末日将会来临,我们了解到已经有组织声称世界末日会在2011年或2012年来临,这让我们非常担心。
 
大卫·克拉克是美国的膜拜团体干预专家,早年曾经参加过膜拜团体,后来致力于帮助团体成员摆脱控制。大卫认为,尽管这些悲剧已经过去多年,但是全球膜拜团体的发展依然令他担心。
 
大卫·克拉克:他们现在的规模比原来小了,但是他们的思想仍然让人担心。这些人有虔诚的信仰。你会很好奇他们为什么那么坚定,是什么原因让他们加入(教会)的?
 
这一疑惑,不仅大卫有,也是全球膜拜团体研究者都在关注的问题,大卫之所以来华参加这次研讨会,一个原因也是,因为他近年来一直在关注法轮功组织。
 
那么到底膜拜团体具有什么样的特征,吉姆·琼斯凭借什么魔力,让上千的信徒跟着他放弃生命,麻原彰晃为何能让教众心甘情愿地为他去杀害无辜?我们来听听专家们的看法。
 
晏可佳:一方面是有一个教主,这个教主会用一些貌似合理,看上去像道德宣教的观念、思想来吸引诱惑群众。
 
瑞克·罗斯:一个至高无上的领导者是一个邪教形成的核心要素,他会盗取人们批判和独立思考的能力,最终这个邪教会造成社会危害。无论是财务上的、身体上的、甚至是暴力的。
 
瑞克·罗斯创建了一个以他名字命名的研究所,也是从事干预膜拜团体的工作,他曾经对全球的多个知名膜拜团体进行调查研究。在研究中,专家认为:即便是教义完全不同的团体,在很多方面却有着相似的地方:首先,这些教主都会称自己为宇宙间唯一的真神,唯一的救世主。
 
人民圣殿教主吉姆·琼斯,原是美国的一名牧师,后来称自己是神的化身,曾经化身为释迦牟尼创建佛教,又化身为耶稣创建基督教。
 
吉姆·琼斯:你们为何还依附于那个人们称之为上帝而我们称为社会主义化身的人物?我是解放者,是救世主。
率众与警员枪战的大卫教主卡雷什,告诉自己的信徒,他是战神化身,在世界末日来到时,只有加入大卫教,才能获得救赎。
 
晏可佳:让普通信众相信他有一般常人所不具备的超自然的能力,能使常人得到拯救,得到度脱,这是世界上各种各样的膜拜团体非常注重的,因为他要靠这个东西来吸引人。与此同时也让所有加入这些组织的成员认为自己是高人一等的,能够具有吸引力。
 
奥姆真理教的麻原彰晃,本名松本智津夫,声称自己是印度神湿婆的化身,称自己在喜马拉雅山悟道,曾拍摄过一张全身漂浮的照片,用以吸引信众。
 
大卫·克拉克:麻原也是一个邪教教主,通过各种手段让信徒认为他是一个神,这与其他邪教有相似之处。信徒的一个特质就是通过接受布道,对麻原所说的话完全相信。
 
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宣称自己有特异能力为人治病,后来更表示自己是佛陀转世。
 
李洪志:我的法身哪,多得数也数不过来,简直太多了,已经不能用数字计算了。相当的多,是吧。再多的人我也能管得了。
 
大卫·克拉克:有趣的是,这些教主普遍认为自己是神,如说李洪志就认为他身上有个法轮。他自称是人类的救赎者,如果你想清除你的“业”,达到新境界,提高道行,就必须依靠李大师。
 
瑞克·罗斯:他能把这种超能力传给团体中的成员,组织成员把他看成救世主,整个地球上独一无二、与众不同的人。没有任何一位气功大师或者其他大师能与李洪志比。所以说他拥有这种绝对的权利。
 
大卫·克拉克:你不能依靠其他宗教,比如气功、佛教或者其他宗教,甚至耶稣基督也不行,李洪志认为这些宗教是低级的。
 
晏可佳:通过自己的宣教,通过自己的活动,能够让一大片人相信他自己的神,相信个人是有神力的,那么就能更多地吸引信众。
 
由于相信吉姆琼斯的传教,上世纪七十年代,人民圣殿教曾经吸引了数千的教众,而在日本,麻原彰晃在发布了双腿悬浮的照片后,在数年内便网罗几万信徒。樱井义秀是一名日本的社会学者,他曾经仔细研究过奥姆真理教的发展轨迹。
 
樱井:他们会把新信徒关到一个密闭的空间里,然后连续十个小时播放麻原的宣教,他不能逃离。这种高强度的精神压力,会改变他们的想法。
 
这是奥姆真理教内部流传的一段视频,修炼者们表情虔诚,而在类似团体的传教中,信徒的狂热几乎都是如出一辙,而在这种狂热中,信徒也更坚定了自己对教主的拥护。
 
大卫·克拉克:当然我先前提过邪教的招募,关键是(重建)成员的社会关系。这一点在所有的邪教中都很相似。首先要获得信任,信任一旦建立,成员就与家庭和朋友分离,很多情况下通过采用距离隔离,把他们转移到远离朋友的环境中。
 
人民圣殿教成员蒂姆卡特:我从来没那么快乐和充实过,几乎上用语言表达不出来这种快乐,我们坐着,聊着,没有什么语言能表达这种平和这种美。
 
人民圣殿教成员麦克塔奇特:能在这里真是高兴和莫大的荣幸,因为有了父亲的爱,我们正在让这个地方成为大家的避难所。
 
晏可佳:相信他的这些信徒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在相对封闭的环境中,他们相互间有情绪和心理间的相互感染,这种感染使得他们对现实判断力的降低。
 
大卫·克拉克:制造一种神圣的氛围,因为伴着精神主题。要先隔离再建信任,其中一个方法是神话操控。有了信任就会相信所发生的事情。信徒相信事情发生是靠大师的赐福。他们是如此诠释每天发生的事情。每天他们都这么认为。
 
但是这些信众,很多在后来的悲剧事件中失去了自己的生命,这些教主是怎么能让这些教众如此痴迷呢?
 
大卫·克拉克:方法是利用长的时间令学员忙于学习,忙于应付不同学习过程,学习过程就是控制的过程,学习的内容经常是讲课时间很长,内容晦涩很难理解,但他们会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直到植入人心。
麻原彰晃要求信徒一天连续十几个小时连续行五体投地之礼,并默诵指导者名字,法轮功要求修炼者反复阅读相关书籍,不仅如此,成员还被禁止讨论教义中的不合理之处。
 
奥姆的采访者:领袖拥有绝对的权威,我们被教导说,如果你认为他的教义是错的,那么表示你的心灵已经被腐蚀了,而不是他的教义有问题(引自视频)
 
瑞克·罗斯:绝对的权力,在邪教里没有对教义的质疑。法轮功成员从不会讨论李洪志的对错,在他们看来,李永远是对的。一旦有成员质疑李洪志,他很快就不会是法轮功成员了。
 
大卫·克拉克:被“洗脑”和遵从非常重要,因为邪教领导者很重视顺从。怎样能够使邪教成员遵守规定?一旦不遵从,就被开除出组织。要么你被“洗脑”,要么不再被组织所需要。头目只要坚定的信仰者。另外邪教成员是虔诚的信徒,邪教领导人也需要虔诚信徒,不能有半信半疑者。
 
而在一些膜拜团体的教义中,还会排斥一切不相信本教的人,认为他们都是敌人。
 
大卫·克拉克:然后就是隔离,让你远离亲人朋友和日常社会关系。这里的问题是重新定义社会关系。你以前同你的亲友关系很好,但现在亲友都是恶魔。
 
瑞克·罗斯:我们这些局外人向里看,他们(信徒)的行为怪异,而在这些信徒看来,外面的世界通常是消极的。老朋友弃他们而去,家人把他们拒之门外,他们可能不常和家人待在一起,尤其是当他们的家人对他们新加入的团体进行批评时。
 
通过隔离,反复的高强度灌输,信徒们开始完全,无条件的接受教主的一切,广濑健一是真理教的骨干,也是东京沙林事件的执行者之一,他回忆说:当麻原下达释放毒气的指令时,他一门心思地认为,这一指令是为了拯救负有罪业的现代人。为何这些膜拜团体,最终都以一种危害社会的极端方式走向终点,下节回来,我们继续。
 
PART2
 
在深圳的研讨会上,中国的类似团体也成为讨论的热点,瑞克·罗斯几年前就开始关注法轮功。
 
瑞克·罗斯:法轮功最大的悲剧,也是李洪志最虚伪的一件事就是几年前发生在天安门的法轮功成员自焚事件。有人丧生,一个年轻女人落下了终生残疾,她的生命全都被改变了。
 
大卫·克拉克:还是受害者的错误,我认为太悲惨,因为他的教导,导致(信众)去做出(自焚)的决定。作为虔诚信众,他们不会质疑李洪志,这是邪教成员的特质。他们总是被鼓励。信众相信李洪志所说,他是奇迹制造者,而在现实中悲剧发生后,对组织是个污点。而普通民众应该了解事情的严重性。
 
研讨会上播放了一段视频,这段视频是一名中国妇女讲述,她的亲人如何因为修炼法轮功,而进行自焚的。崔丽的大姐郝惠君和侄女陈果,是2001年天安门自焚事件的参与者。
 
崔丽:陈果从小就是个人见人爱的孩子,特别聪明,人长得也漂亮,10岁的时候就考入中央音乐附小,相继进入中学、高中,大学民乐系学琵琶,学校也优秀,有些什么公演、出国任务都是她去。
 
但是在2001年,一切都被改变了。
 
崔丽:我大姐手没有了,没有手,陈果也是,脸部已经面目全非,我大姐一个眼只有光感,一只当时已经摘除了。陈果一只眼睛粘连,一只眼睛还有视力。
 
自焚事件后,被抢救过来的陈果母女被送回河南开封的家中治疗。
 
崔丽:接到开封后,那时候思想还坚信法轮功,对烧伤根本不在意,觉得就是很正常的。我大姐当时就说,你们看到的都是表面的,实际上,我有一个元神在天上,特别漂亮。她就不相信被烧伤的是自己本人,自己都否认。
 
但是在事件发生后不久,法轮功组织发表声明,称自焚事件参与者并非法轮功练习者。
 
晏可佳:因为自焚已经造成了很大的社会影响,如果法轮功承认自焚者是法轮功练习者,那么他们的信誉会受到很大损失,为了保留他们的信誉,保持思考当中的威信,特别是领导者的信誉,于是就非常不道德地将这些普通的信众给抛弃。这是非常不道德的。
瑞克·罗斯:法物理学功不仅否认自己的罪责。起初他们不承认那些人都是法轮功成员,后来法轮功称他们是因中国政府自焚的。试问这怎么有可能呢?这些人之所以这样做是出自对李洪志的忠诚,可是到最后,他却抛弃了她们。这又是李洪志的一贯做法。他自称自己总是正确的,别人总是错误的。如果你对他提出质疑或者要追究他的责任,他就说这是迫害。
 
尽管这样,在自焚后的第一年里,陈果母女依然不愿改变自己的想法。
 
.崔丽:当时法轮功在网上说她们不是法轮功弟子,她也不信,说这是师父说要成为一个神,师父在考验他们。但是经过这么多年,思想也认识到了,思想也转变了,为啥说,现在生活有时平静,有时也非常痛苦,心里头。付出的代价,她女儿那么优秀,尤其是妈妈觉得特别对不起女儿。
 
随着时间慢慢过去,她们的想法逐渐开始发生变化。法轮功从一个她们精神的信仰,变成了不能提及的敏感字眼。
 
崔丽:现在完全不这样说,就是我们提起来,就说你们不要说。在她面前就不能提法轮功,那全是骗人的,她就这样说。经过这么多年,也反思自己,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去做这样的事,这么虔诚的一颗心,最后不是那回事。
 
自焚事件已经过去了近十年,但陈果母女的悲剧却永远没有过去。而这一悲剧,也成为研究膜拜团体的典型案例。但是很多人都想知道,包括人民圣殿教、奥姆教等等团体,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制造了这些惨剧?
 
1978年,由于有人揭露人民圣殿教内部存在殴打和虐待的控制手段,美国议员Leo Ryan前往琼斯镇,随行的还有一些教众的亲属,他们的目的是去了解琼斯镇的真实情况。当议员到达后,一些信众表示希望离开,在这些人去到一个机场的时候,议员和一些信众被吉姆·琼斯的卫队枪杀。
 
1994年,日本警方发现数起暗杀事件与奥姆真理教有关,决定在19953月底,搜查其总部。麻原彰晃得知这一讯息后,决定发动毒气袭击,转移警方视线。
 
1999年,中国政府取缔法轮功,2001年春节,天安门发生法轮功练习者自焚事件。
 
瑞克·罗斯:一个小孩被活活烧死了,一个20岁的女孩再也无法恢复过去的样子了。她毁容了,并终生残疾了。她们做的一切都是因为法轮功的领导要证明自己的说教,他们企图煽动民众示威,引起公众的关注和同情。她们认为这是殉道。
 
晏可佳:等到社会开始关心他的负面的东西,研究他的时候,他是面临了社会的一些挑战和压力的,这个情况下,他的极端性很容易暴露出来。比如太阳圣殿教,面临的是,这个组织即将要崩溃了,这个组织受到外界关注了,受到新闻的揭露了,这时往往会采取极端行为。
 
琼斯镇惨案后,人民圣殿教的建筑被拆除,直到20年后才重新作为他用。而麻原彰晃因为毒气事件,被判处死刑,如今依然关押在监狱之内。这些团体的领袖或许已经付出他们的代价,但是他们带给人类历史的阴影却永远无法抹去。在节目的最后,我们需要再次铭记这样一组数据,一组黑色的死亡数据。
 
人民圣殿教 900多人死亡包括276名儿童
大卫教     87人死亡
太阳圣殿教 74人死亡
曼森家族    刺杀导演波兰斯基怀孕的妻子——泰特及其4名朋友
乌干达“恢复上帝十诫运动”团体,组织530多名信众集体自焚
 
根据中国官方统计,因练习法轮功,放弃医疗,中国有1400多人受害死亡。
 
晏可佳:反对邪教,反对破坏性膜拜团体,不是仅仅在法轮功,而是让社会稳定、和谐、发展的必要工作。这个工作就是让我们能够警惕、防止甚至及时处理类似法轮功这样破坏性膜拜团体的出现。
 
今天距离琼斯镇惨案已经三十多年,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著名的膜拜团体逐渐开始式微,但是专家们认为,不能因此放松对膜拜团体的防范,因为膜拜团体的产生固然与他们的宗教领袖密切相关,但是也有他的社会原因。人都有精神和信仰的需求,但当这个需求上升到一个极端体验和个人崇拜时,就值得警惕了。在深圳的这次研讨会上,专家提出,应该让民众多了解膜拜团体的相关信息,只有合格的教育,才是长期防御膜拜团体的关键所在。
以上就是本期的记者再报告,感谢您的收看,我们再会。

相关文章:
·长征精神的内涵是什么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需要长征精神的引领和传承”
·不断深化对习近平总书记系列讲话精神的学习贯彻
·中央纪委通报10起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的典型问题
·中共山西省委关于认真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的通知
·中国科协关于认真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的通知
·中国科协关于认真学习贯彻全国科技创新大会精神的通知
·点亮精神的灯塔:提炼城市精神热现象的调查与思考
·山西省文化强省战略中赵树理精神的地位与意义
·温家宝:一个具有科学精神的民族才是有希望的民族
上一条:浅析邪教犯罪诱因与防治对策
下一条:也谈对法轮功法律处理的依据
一周要闻
精品推荐
点击排行
版权所有:晋风网  晋ICP备08000224号

Replica rolex Replica rolex watches Rolex Replica Replica watches Replica rolex